您好,欢迎访问成都亲子活动网! 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  今天是:2019年8月24日  星期六
  您当前所有的位置:首页 > 亲子故事 
  亲子故事
特殊家庭的亲情故事
发布日期:2018/9/2        访问次数:348次        [关闭]

屋漏又逢连阴雨

 

1988年,吴伟兰的丈夫因病去世,把三个未成年的女儿留给了只有43岁妻子。当时,最大的孩子只有18岁。村里的单身汉王德利看到这娘儿四个的日子没法过,于1989年主动承担起了这个家庭的重担,与吴伟兰结婚成家。尽管孩子们没有了亲生的父亲,但她们并没有受苦,继父有如亲生父亲一样疼爱她们,把她们抚养成人,并一个个都找到了如意的郎君。

 

特殊家庭的亲情故事大女儿马雪芹1990年结婚嫁到高丽营村,自己在一家毛织厂上班,她丈夫自己用四轮拖拉机给人家运煤挣运费。结婚第二年,小两口爱情的结晶岳小凤出生了,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,他们对未来充满了希这一天,民政局婚姻登记处,李春花看着一对对新人笑着来,牵着走,她一会儿看表,一会儿伸长脖子,焦急地等着她的新郎。

警车呼啸而来,警车里的新郎王耀军带着手铐脚镣和黑色头套,他从提篮桥监狱里被全副武装的民警和武警押到婚姻登记处,他是一名被判无期徒刑的毒贩。李春花对这个男人可以说早已没了爱,但他们有一个优秀的女儿,为了女儿,李春花不得不跟这个男人结婚……

王耀军让她未婚先孕,毁了一生

上世纪90年代,扬州周边的一座小镇上,李春花是远近闻名的标致姑娘,父母是当地的老师,书香门第,上门说媒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。身边的追求者无数,李春花一个也看不上,在她的心中,她的未来和她的郎君应该在远方的繁华世界里,而不应该在那座小镇上。

听说有亲戚在上海开厂,需要人手,她便只身来到上海,在亲戚的厂里打工。李春花的爱慕者依然众多,从未恋爱过的她虽然向往,却也不敢贸然接受别人的爱。直到,在25岁那年,她认识了王耀军……

那次朋友聚会上,王耀军西装革履,谈吐优雅。他说自己是做生意的。一场场商场奇遇,李春花闻所未闻,从低头沉默到偶尔搭上一两句话,再到相谈甚欢,不过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。李春花说了一句,有点饿了,想吃碗馄饨。王耀军马上说:我知道哪里有!他离开了聚会,在茫茫黑夜中的小巷中去为李春花寻觅馄饨。路途遥远,等到馄饨交到李春花手上时,几乎已经成了面疙瘩,李春花心里感动极了,在这个都市里,还是第一次有一个男人对自己这么体贴。

几个月后,缘分让他们邂逅在街头,他们互留了电话。终于有一天,幸福来敲门了,从电话听筒里听到王耀军的声音,李春花第一次接受了男人的约会,李春花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。到了约会的时间,王耀军安排了手下开车去李春花厂门口接她,厂里同事和她一起走出来,看到有人开车来接她,都说她福气好。李春花像即将嫁入豪门一样,一路憧憬,奔向那个男人。那一夜,她第一次喝了酒,面色绯红,他说喜欢她,轻轻地拉了拉她的手,她没有拒绝,心里默默地接受了这个男人,憧憬着一段类似于别人而又属于自己的幸福。在一起的日子里,他请她吃饭、唱歌、跳舞、购物……她第一次和他牵手,第一次和他接吻,第一次放下了少女的矜持,毫无保留地把一切都给了他。

世事难料。就在他们筹办婚礼之际,王耀军在一次贸易中,不仅赔了全部家当,还背上了沉重的债务。而这时,李春花兴奋地对他说:我怀孕了!王耀军不知该说些什么……

为了还债,王耀军只能将准备结婚的新房变卖了。在王耀军父母的老房子门外,李春花带着泪呼喊着王耀军,他躲着不敢再见李春花。还是王耀军的父母开了门,他们抱头痛哭,王耀军说:我现在这样,能给你什么未来?能给孩子什么幸福?我们还是分手吧!李春花坚定地说: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天起,我喜欢的就不是你的钱,而是你这个人。只要我们在一起,就一定能度过难关。

能卖的都差不多卖光了,王耀军还有3万的债务。那时,李春花一个月打工的收入不过区区几百元,3万元对她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。但为了王耀军,为了孩子,为了明天的幸福,她电话打到了家乡,向父母哥嫂求助。也正因为这笔钱,弄得李春花娘家天翻地覆。家里人都反对李春花和这个落魄的商人走在一起,让她早点断了和他的关系。可是当听说她怀孕了,家人无奈只好帮她想办法。爸爸妈妈都是退休教师,自然拿不出那么多钱。李春花又找到哥嫂。妹有需要,他们只能豁出去,找朋友东拼西凑了3万元给她。

还清了债务,李春花和王耀军的天空拨云见日,可是晴天霹雳——一辆警车停在了王耀军家楼下,警笛呼啸,警灯闪烁,李春花挺着大肚子,躲在角落里,浑身颤抖着,看着王耀军被抓获——因为他参与了一桩贩毒案……

再见是在看守所里,李春花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他捂着脸说:家里已经一无所有了,我只好瞒着你去干这个。李春花答应他:一定会把孩子好好带大,你要好好改造,争取早日出来……”

母女相依为命,女儿优秀给人希望

因为王耀军被抓得太突然,李春花和王耀军还没有来得及登记结婚。一个未婚少女身怀六甲,难免招来诸多闲话。受伤的人,总是第一时间想到回家,万般无奈之下,李春花只好回到老家,躲进父母的家里待产。

为了那笔借给王耀军的3万元,不仅害得哥嫂离婚,家里也已经没有任何积蓄了,所有开销,都只能依靠着爸爸妈妈的微薄的退休工资支撑着。爸爸妈妈都是知识分子,传统本分,看到女儿未婚先孕,男人又因为贩毒被抓,老两口气得几天都吃不下饭,但想想女儿也是可怜的受害者,他们作为父母如果不帮她,还有谁能帮她呢?

女儿出生,健康可爱的样子让李春花的眼中又泛起了希望的光。李春花给孩子取名佳洁,她希望孩子不要步父亲的后尘,要做洁身自好的人。随着女儿的出生,问题也随之而来,首先,没有结婚证,老家当地不让小佳洁报户口。再者,住在老家也并非李春花的长久之计,爸妈收入也只能勉强够他们自己生活,再无力负担她们母女两人。家乡地方小,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,姑娘未嫁便生下孩子这种新闻传播的速度堪比瘟疫,全家被人家戳脊梁骨。李春花感慨,人言可畏,与其让女儿在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还不如带着她再回上海,苦是苦一点,至少身边说三道四的人少了。于是,她决定回上海,一人担负起照顾女儿的责任。

在上海,李春花的收入并不高,一个月1000多元。转眼,女儿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,因为没有户口,女儿只好去民办幼儿园,一月就要几百元。母女俩只能选择租住在一月只需300多元的库门老房子里,面积只有七八平方米。没有空调、热水器、微波炉、洗衣机……房子夏天热,冬天凉。寒窑虽破能避风雨,那是这对相依为命母女的家。所剩无几的生活费让两人日子过得紧紧巴巴,别说吃肉,就是去菜场买蔬菜也要精确到一角一分。女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李春花每天只啃一个馒头,而给女儿吃鱼吃肉,喝牛奶……女儿总让妈妈也吃,李春花说单位里食堂伙食比这还要好,看着女儿香喷喷地吃着,比她自己吃还高兴。

有时候,女儿也会问问爸爸的事情:妈妈,爸爸在哪里呀?李春花会跟她说:你爸爸很爱你,只是他一时糊涂,犯了不该犯的错。你要好好学习,爸爸说了,只要你学习成绩好,考上大学的那天,他就会来到你身边,牵着你的手,把你送进学校。从此,女儿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学习,考上大学。从小学到初中,她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全年级前十名,经常捧回各种各样的奖状。

女儿读书用功,从来不用妈妈操心,生活上女儿也乖巧懂事,从来不对妈妈提要求。从小到大,李春花几乎没有给女儿买过新衣服。女儿一年四季,只有两套校服换洗着穿,连节假日也穿着校服。如今女儿已经上初中了,但在女儿十几年的成长记忆里,她没有去过公园,不知道什么叫旅游,没有坐过出租车,也没有过年过节的概念。每逢佳节倍思亲,过年的时候,母女两人简单吃完饭,就去城隍庙外烧烧香,祈求平安健康,然后逛逛难得人少的南京路,看着漫天的烟花,看着他们从来也不敢奢望的品牌专卖店,这些离她们那么近,又那么远。女儿总是拉着妈妈的手说:妈妈,我一定好好读书,带你去世界上最好吃的餐厅,买世界上最好看的衣服……”李春花说:那些妈妈都不要,有了你,妈妈就有了世界上最好的一切。母女相守,更胜人间无数。

生活虽然清贫,却有乐趣。为了身体健康,李春花每天早上6点就把女儿叫醒,陪着她跳绳半个小时,跳完绳,李春花会为女儿端上大饼豆浆,简单却好吃的早餐。为了满足女儿喜欢读书的爱好,暑假时,李春花就把女儿带去南京路附近上班的地方。佳洁待在上海书城,一整天徜徉书海,除了中午去妈妈那里吃一点早上带去的饭。为了让女儿能上网,跟上时代,李春花带着女儿来到社区文化中心,那里每天有两三个小时免费上网时间。

一个女人带着孩子,也出过事。从小学二年级开始,佳洁就独自一人穿过四五条马路,上下学。有一天,下着大雨,李春花下班回来,却一直不见女儿到家。焦急的李春花赶到学校,学校说早就放学了。在那场滂沱大雨里,李春花像是丢了魂似的,呼唤着女儿的名字,直到喉咙哑了,喊不出声音了,直到脚也发软了,再也走不动了,女儿依然杳无音讯。浑身湿透的李春花,回到家里,瘫坐在椅子上,两眼发直,仿佛天塌地陷了一般,那一刻,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。

正当她准备报警时,女儿在同学家长的带领下回来了,原来雨太大了,同学担心她的安全,让她去自己家里避雨,吃了晚饭,写完作业,同学家长才把佳洁送了回来。看到女儿安然无恙地回岛家,李春花冲上前,狠狠地打了女儿一顿。女儿没有哭——她从小到大,无论遇到任何事情,她从来没有哭过——只是怔怔地看着妈妈。打完,李春花又抱着女儿哭了起来,泪水、汗水、雨水掺杂在一起:你是我的命,你知道吗?你要是有什么事情,你让妈妈怎么活下去?安顿女儿睡下后,李春花久久不能平静,悄悄地掀开女儿的被子,仔细检查了一遍女儿身上有没有被自己打出印子,看着看着,含着泪睡着了。

为女儿报户口,排除万难和王耀军登记结婚

一个人一边照顾女儿,一边上班挣钱,李春花还要写信鼓励王耀军,鼓励他安心改造。监狱里,每次听到李春花带来女儿取得好成绩的消息,看到女儿获奖的各种奖状,王耀军都很兴奋,他说自己一定要好好改造,争取减刑,早日出去,全家团聚。在李春花和女儿的支持下,因为表现好,王耀军也两次获得了减刑。

团聚有了指望,但两人心中都有一个结。眼看女儿学习成绩如此之好,考上大学指日可待,但女儿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报上过户口,没有户口就上不了高中,大学更是没有指望了。对此,王耀军觉得,两人要么办好结婚登记,要么她带孩子嫁人。李春花坚定地承诺:你放心改造,我不会嫁人的。户口的事情,我来办。李春花做这样的决定完全是为了女儿,女儿一直希望能和自己的爸爸团聚。

派出所告诉李春花,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,一是要佳洁和王耀军做亲子鉴定,二是要李春花和王耀军的结婚证书,缺一不可。为了女儿的户口问题,这些年,李春花跑断了腿。毕竟王耀军人在高墙之内,要说服鉴定机构和监狱两方面进行采样鉴定,中间需要办理种种手续。为了养这个家,李春花一周要上6天班,每天要从早上10点工作到晚上六七点才能回家,到了休息天,为了给女儿一个干净整洁的家,她免不了在家里洗洗晒晒,便再无闲暇。她每天早上只能利用10点上班前那点空档,8点半赶到各个机关单位咨询办事,然后要在10点前赶去单位上班。

再者,亲子鉴定所需的4000元费用,对李春花来说是笔巨款,她只能在原本贫困的生活里一省再省。终于有一天,李春花累倒了。那天,送女儿上学出门后,李春花忽然觉得天旋地转,两眼发黑,她强撑着,扶着墙走到了家,敲响了门,便晕倒在人家门口,还好邻居及时发现送她到了医院。打了三瓶吊针之后,她才恢复了意识。医生劝她全面检查一下,但她拒绝了。她要把钱省下了,为女儿做亲子鉴定。经过那次昏倒,李春花加快了自己办事的步伐,因为她害怕,万一自己有一天真的倒下了,女儿怎么办?她还要为女儿撑起这片天。

花费了3年的时间,李春花终于完成了他们父女的亲子鉴定。今年,双方递交结婚申请后,监狱方面专门前往王耀军的原居住地,走访派出所、街道和居委会,居委会干部证实了王耀军入狱前与李春花同居、生女又分手的过程。然而办理结婚登记,民政局规定必须男女双方同时到场。最后,是监狱领导拍了板:为了孩子,破一次例!

5月的一天,王耀军从监舍被押解到监区办公室,脱下囚服,换上入狱时的裤子、皮鞋,再穿上其他犯人借给他的白色上衣,整个人精神许多,像是个新郎官的样子了。民警告诉他,外出需要配戴手铐脚镣和头套,并重申纪律要求。王耀军重重地点了点头:放心,肯定做到。担任此次特别任务指挥长的监区副监区长一声令下:出发!经过几道门岗验明正身,提篮桥监狱的黑色大铁门缓缓打开,又在王耀军身后慢慢合上。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呼吸到大墙外的空气,坐在警车里的王耀军轻轻把头转向车窗外,贪婪地看着窗外的花草树木飞速向后掠过。

摄像师关照动作略显笨拙的王耀军和李春花坐在鲜红幕布前:两个人靠近点……头再凑近点。照片拍好了,他们被带到离婚登记办理厅,填完声明书后,王耀军和李春花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,清清嗓子,一个字、一个字,慢慢读完结婚誓言。工作人员递上红色的结婚证书,朗声祝贺:恭喜你们,现在你们已经成为合法夫妻了!激动的李春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巧克力和香烟,一定要送给监狱民警,民警执意不收。告别时,李春花用手肘碰了碰王耀军,轻声关照:好好的啊!又说自己明天就去王家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公公婆婆。

原以为有了亲子鉴定结果和结婚证书,女儿的户口就可以顺利报进王家。当李春花带着花白的头发和满脸的皱纹,高高兴兴赶到王家时,却又得知这些年来,王家父母为了儿子的事情四处奔波,早就把房子抵押出去了,只是暂住在这里,没有了房产证,女儿的户口依然报不上。李春花几乎绝望了,如果女儿的户口报不上,那么这几年来她的努力都白费了,她又何必和王耀军结婚呢。可以说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对王耀军已没有了爱。她所受的苦都是因为这个男人造成的,如果不是为了女儿,她不可能跟这个男人再走到一起。为了女儿,李春花不愿放弃努力。

也许是李春花的执著感动了上苍,山穷水尽却又峰回路转,王耀军的姐姐出面了,其实早年她痛恨弟弟做了傻事犯下罪,如今看到李春花的执著和侄女的优秀她回心转意了,她答应让佳洁的户口可以落到她家。落户前,姐姐说还有一个条件——就是佳洁一定要考上大学。佳洁说:当然,这也是我们一家三口团聚的最大目标!

望和畅想。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1995年的一天,妻子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天休息的机会,在家里干家务,丈夫一大早到煤厂排队拉煤。快到中午的时候,街坊来到马雪芹家告诉她:“你丈夫好像是出车祸了,你去看看吧!”她听说后,没顾得上换双鞋和锁门,穿着拖鞋就骑着自行车沿着街坊说的方向找了下去。找了半天,也没有发现交通事故现场。她想,也许是街坊看错了。正在调转头要回家的时候,她看到在不远处的另一条路上围着许多人。她赶忙加快了骑车的速度直奔那里,她的心慌极了,简直要从喉咙中跳出来。到跟前,惨状令她目不忍睹:一辆大卡车把拖拉机剐到了马路沟中,装有整车煤的拖拉机侧压在丈夫的身上,血流得到处都是,丈夫已经断气了!早已经受过失去亲人打击的她,再也难以接受这样的打击,当场昏了过去。

 

“闺女,你回家来吧!”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还带着一个5岁的小姑娘没法过日子,就把女儿接回了娘家。马雪芹继续在那家厂子上班,她母亲为她看孩子、做饭。

 

女儿再次成家

 

母亲因为自己女儿的遭遇而受到了太大的打击,得了脑血栓。马雪芹当时只有28岁,还带着一个5岁的孩子,今后怎么生活呀?街坊也为这个家庭操着心。这时,热心的街坊给她介绍了一个来自河北的单身汉王殿中,接触一段时间后,马雪芹看他具有农民的纯朴厚道的品质,也就欣然接受了这个新的丈夫。1996年底,他们又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。

 

王殿中是一个勤快的人,除了在一家企业上班之外,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把自己家门口用扫帚打扫一遍。每到冬天下雪的时候,整条街道就他家附近的雪清理得最早。“挨着勤人没懒汉”,在他的带动下,整条街道的人家都行动了起来,这条街成为了全村最干净的街道。

 

“大大”真心爱女儿

 

马雪芹的女儿岳小凤,一直随着自己姨家的孩子一起称自己的继父为“大大”,尽管继父早已经承担起了父亲的担子,但孩子却没改口,其实孩子的心里还是很认可这个父亲的。继父也像疼爱自己的亲女儿一样疼爱着小凤。继父每次下班回家之前,总是先到商店为自己的女儿买一些她爱吃的小吃,与她一起做游戏,当看到小凤有些近视眼的倾向时,他特别着急。一天,他看到电视中播放着“背背佳”的广告,不顾妻子的反对特意到北京的商场为小凤花400块钱买回来穿上。妻子跟他没好气地说:“咱们家哪有富余钱给她买这东西,这钱快到我一个月的收入了。”王殿中说:“我们现在过日子紧一些没关系,但孩子真的近视、驼背了是一辈子的事情,就没法挽回了。”

 

小凤上学的学校离家有5里地远,王殿中总是起大早把女儿送到学校,然后再去上班。这天,他正在带着女儿骑车在上学的路上,一辆汽车向他们横冲直撞地开来,把他们爷俩都撞到了沟里。女儿的右小腿骨头被撞得粉碎性骨折,他的腿也失去了知觉。女儿在医院做了钢板内固定手术,他也在腿上打了石膏。当时,家里没有那么多钱,为了能够保证女儿恢复健康,他在医院打完石膏后,不顾医生的劝阻毅然出院在家中养伤,还经常架着双拐到医院去看望小凤。

 

他们放弃了“指标”

 

“你们俩人关系那么好,该再要一个孩子了,你们符合再要一个孩子的政策。”热心的人这样对王殿中说。“是啊,我到这个家庭难道就只付出吗?我也得要一个自己的亲骨肉。”王殿中这样想。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妻子,妻子说:“行!不过咱们先等两年,经济条件缓缓再要吧。”妻子答应了他的要求,并从村委会那里领取到了“准生证”。

 

然而女儿小凤的表现却让王殿中放弃了要孩子的想法。女儿每天放学早,她知道“大大”有下班后喝茶的习惯,每到“大大”快要下班的时候,懂事的小凤都会为他把茶水沏好。洗衣服的时候,她也总把“大大”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。

 

一天中午吃饭时,小凤看到桌子上没有酒,她知道自己的“大大”一向是个爱喝酒的人,小凤二话没说,蹬上自行车用自己的零花钱就到商店给“大大”买了一瓶酒和两盒烟。王殿中看到女儿这么知道心疼自己这个继父,当时就激动得流下了眼泪。酒尽管不是什么名酒,但他喝在嘴里,却感觉格外香醇,因为这是女儿的爱心凝聚成的琼浆玉液呀!

 

那天晚上,他就跟妻子商量:“别再要孩子了,咱们还是把全部精力用在培养小凤的身上吧。这孩子对我这么好,比亲的都强呀!”就这样,他们把村委会给的生育指标退了回去。

 

其实女儿很想叫爸爸

 

在他们家里笔者看到了这样的镜头:丈母娘要从床上下地,姑爷王殿中赶紧从床下拿出鞋来说:“我妈要下地。”然后给丈母娘穿上鞋子,搀着她走出屋子。那天中午,天空正在下着小雨,小凤放学后把自行车支在院子中就往厕所跑,边跑边说:“大大,把我自行车推到棚子里去。”

 

当笔者单独问小凤,你最想对你的“大大”说什么的时候,小凤回答,最想说的是“爸爸,我爱你!”听小凤的母亲说,小凤其实也很想改口叫爸爸,但是由于多年叫“大大”叫习惯了,改不过来口。三年前,小凤就曾经把一张写有“爸爸”的字条塞在了继父王殿中的衣兜里。

 

那天中午吃饭的时候,他们一家五口人围坐在一起,有说有笑,那种自然而然的亲情,时时打动着笔者,使人觉得,这个五口人四个姓组成的特殊家庭,生活得是那么幸福、那么美满。